了解更多
腾讯在没有盈利模式、销售近60万元的情况下,是如何跨越生死线的?
摘要:有人曾形容阿里巴巴和马云是为了熬过第一个资本寒冬而跪下的。现在,马化腾和他的腾讯也有了类似的经历。当时,风投很少。马化腾只好低头找人借钱。有一段时间,他穷得可以蹭别人的服务器。对于大多数初创企业来说,融资是最紧迫的事情。我们可以看到,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已经过去,上一轮融资几乎结束,但没有迹象表明资本冬天即将结束。如何生存?有人曾形容阿里巴巴和马云是为了熬过第一个资本冬天而跪下的。现在,其中一只蝙蝠,马化腾和腾讯也有类似的经历。1998年是神奇的一年。今年,大洋彼岸的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在美国创立了谷歌;搜狐、张朝阳和新浪、王志东也相继成立。难怪盛大的首席运营官陈大年说,1998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元年。当年11月11日,马化腾和朋友张志东在深圳注册了腾讯电脑系统有限公司。此时,马化腾5年内从深圳大学计算机系毕业。在此期间,他曾在寻呼行业的领军人物润迅公司担任工程师,也结识了网易创始人丁磊和金山创始人邱伯俊,他们对互联网的痴迷使他们成为未来的互联网巨头。宅男一般的低调特征也体现在马化腾身上。他周围的同事对他并不印象深刻:小马一点也不印象深刻。没人想到,在得知一起喝啤酒的丁磊成功创业后,他辞职加入了创业浪潮。上世纪90年代,润迅的年收入达到20亿元。曾任研发总监的马化腾本来可以顺利升职,但他转身选择了一条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的道路,这条道路仍然坎坷。腾讯成立之初确实有寻呼系统,但此时,寻呼行业逐渐衰落,前景堪忧。此时,广东电信拿出90万元竞购即时通讯系统,马化腾和他的创业伙伴开发了中国版的ICQ(1996年三位以色列人开发的即时通讯软件)腾讯qicq。结果,竞标输给了其他公司,不仅没能拿到90万元,还得自己经营奇克。和当今大多数初创企业一样,市场上有许多竞争产品,它们都在拼命思考如何获得用户,如何快速实现用户增长,以及如何使数据变得更好。腾讯成立初期,马化腾假扮少女,在创业江湖上聊天的趣闻就是由此而来。腾讯除了在运营上下功夫外,还进行了在线好友添加、离线信息发送、基于ICQ设置个性化化身等创新。然而,当qicq的数据真正好转时,马化腾和他的同事发现真正的问题是资金不足。在免费的商业模式下,运营成本火爆,只有服务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马化腾在润迅研发利润中的第一桶金,根本不是为了创业而烧的。与当今各地风投的情况不同,当时的风投意识在我国还没有普及。马化腾只好弯腰到处找人借钱。当他借钱时,他对几乎所有人说他会用股票还债,但遭到拒绝。李立军(原深圳电信局技术中心主任)曾帮助马化腾拯救江湖。他的态度基本上代表了大多数人:我真的认为腾讯做不到。它只是打破了qicq?没办法赚钱。毕竟,他们只能慢慢地借钱。在他们找到正确的盈利方式之前,奇克是一个吞钱的无底洞。这是不可能的。马化腾和他的团队正在考虑出售奇克。报价从300万元、200万元,降到60万元,低于心理预期,最后有人愿意接手。就在签署誓约的那一刻,马化腾并不想。他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努力,所以只能继续找人借钱,一旦穷到可以蹭别人的服务器。1999年11月是腾讯成立一周年。最终,qicq的注册用户达到100万,但腾讯的账面上只剩下1万余元。在巨大的压力下,即使是在梦中,马化腾也会因为害怕付不起服务器的托管费而醒来。更糟糕的是,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,我们又遇到了新的麻烦:ICQ发了一封律师信,说腾讯的qicq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。内忧外患,腾讯内部真是一团糟,我们只能召开紧急会议。正是在这次会议上,马化腾第一次听到了风险投资这四个字。当时,腾讯已尽其所能借钱,新兴的风投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。当中央决定在深圳举办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时,马化腾立即拿着6个版本的商业计划书在摊位上跑来跑去。幸运的是,腾讯的用户量是一张不错的外挂名片。最后,它被香港电讯盈科在IDG和香港最富有的人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所珍视。他们每人出资110万美元,持有腾讯20%的股份。尽管他们解决了这一迫切需求,但他们的投资理由令腾讯失望:前者是看到美国的ICQ被美国在线以近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,希望腾讯在收购后获得利润;后者则急于进入中国内地市场,希望腾讯能提供帮助。第一次融资成功后,腾讯立即用这220万美元改进技术:改善服务器、带宽等硬件问题,加大软件开发和改进力度,借此机会拉开腾讯与市场竞争对手的距离。IDG和香港电讯盈科也帮助解决了腾讯与ICQ之间的法律纠纷。之后,QQ正式更名为QQ。同年,QQ同时在线用户突破10万。《人民日报》人民网也转载了马化腾网民撰写的腾讯软文。他很高兴见到大家,说他的公司上了《人民日报》。当时,腾讯的员工并不多。马化腾特地组织公司全体成员到深圳附近的光明农场滑雪。创业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。用户满意增长率的背后是资金的减少。每个月底发工资的时候,马化腾都很郁闷。腾讯仍然没有找到适合QQ的盈利模式。它甚至在深圳和香港销售电脑来赚取差额。它的收入仍然是负的。220万美元很快就用完了,腾讯又陷入了低谷,因此只能进行下一轮融资。但比他们的融资决策更难的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情况:美国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和纳斯达克的崩溃。腾讯的互联网产业已经成为投资者厌恶的灾难。腾讯不仅找不到新的投资渠道,IDG和电讯盈科两位老东家的态度也变得模棱两可。腾讯第二轮融资可以说是马化腾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。在老业主家里,IDG的基金即将到期。迫于压力,他们不得不兑现腾讯的股票,以使该基金获得更好的回报率。然而,香港电讯盈科的态度却十分模糊。李泽楷会说他想跟进,说他想再看一次,而腾讯的团队已经停职。在融资转型期,腾讯没有放弃赚钱的机会:新浪总裁王艳在来到深圳后被腾讯锁定在办公室,但仍然没有跟上;搜狐CEO认为他无法弄清楚QQ的盈利模式,放弃了投资的想法;他找到了连翔,但这篇报道还没有投递给投资总裁朱琳安,所以他被下面的人拒绝了;他发现汤姆的另一位CEO托恩说他不喜欢QQ;香港电讯盈科因为过度的收购和收购而选择放弃。

« 公开点评严打虚假点评严重不法商家将永远不被纳入 | 前海广深发开启汇款资金托管平台全球安全再升级 »